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伟德weide.com > 出版观察 >

做好的学术出版编辑,一定要有高学历吗?

2016-03-09 08:41 作者:news 浏览

(转自百道网)对于有志从事出版业工作的人来说,专业及学历的门槛可能是首先需要跨过的。那么在外人看来“高深莫测”的学术出版业里,要想取得成功,高学历是一个必要条件吗?高学历对于职业发展有多大助力?学术出版商协会旗下博客网站SK近期就此话题展开了讨论,各位学术编辑真挚发声,恳谈他们眼中高学历与学术出版职业的关系。
 
乔·埃斯波西托:
即使是在STEM领域,也不单能以学位论英雄,不能因为没有博士学位,就剥夺一个人从事出版工作的资格。当然,尽管出版工作和科研工作大有不同,但是高学历的人既然能够拿到学位,就已经证明其优秀的学习能力,能够快速掌握大量知识。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当这些人需要从头学习某些新知识时上手快,后劲足。事实上,并非人人都能拿到这样的学位,正如非英语国家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只能说带口音的英语。出版业对从业者的要求是全身心投入,时刻抱着怀疑态度着眼于不可知的未来,而非已知的精心设计的实验。出版人要明白自己的工作不是去创造科研内容,而是处理这些内容的业务流程以及对内容的把控。另外,在管理层面,那些拥有高学历的从业者显然更难管理。
 
菲尔·琼斯:
简言之,高学历不是必要的,出版业中相当一部分人并非高学历人士。高学历对于在出版业中取得成功是否有帮助取决于你在行业中的具体岗位。如果你是一个专业学科编辑,那么显然是需要有专业背景的。但另一方面,据我所知,多数销售人员都不是高学历吧。
 
就我个人而言,我想回避问题中的关键词“成功”,转而谈谈高学历对于我的工作是否有所帮助。我想说的是,于我,没有。对于认识我的人来说,这种说法可能有点奇怪,毕竟我曾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来谈论研究人员如何思考与表现,他们面临的挑战以及整个行业如何更好地为其服务等。然而,读博士,并不能够完全等同于做学术。读博期间还有很多其他工作要做,比如申请科研基金、管理实验室、制定研究计划等等,科研很可能只是其中的次要部分。
 
更糟糕的是,研究人员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所以很多曾经引以为傲的新知识现在已经变得过时。事实上,了解研究人员以及研究本身的需求,通过读博士可以做到,通过网络与科研人员聊天也可以做到。尽管与科研人员交流,让他们告诉你其想法也是门艺术(温馨提示:酒精是个好办法哦)。但显然,与科研人员聊天并向他们请教就可以获得的东西,并不需要你特意花费时间精力去读个博士。坦白说,我的教育背景与学科知识在工作中并没什么用,真正有用的是我对学术体系以及其特殊性的了解。至于我是否算是一个成功的出版人,仁者见仁吧。
 
大卫·克罗蒂:
高学历是必须的吗?不是。有帮助吗?有时。完成遗传学硕士学位以及神经发育博士后学位之后,我进入了出版行业。这样的学历背景让我在一些方面比同事更有优势。因为我的名字后面加了博士二字,在与很多学术编辑和研究团体合作时,似乎代表了某种信誉保证。我能够与这些人拥有共同语言,能够阅读学术论文并且明晓其意义,能够更好地与很多客户沟通。作为曾经的学术期刊读者、学术文章的作者、同行评议者以及现在的编辑,我能够以内行的视角为客户提供建议,告诉他们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而且在需要寻求专业人士意见时,我做学术时搭建起来的学术网络便可以派上用场。而这些,对于那些没有高学历背景的同事而言,就困难得多。
 
但从另一个方面看,我花了13年时间在科研的海洋中徜徉,而在这样的时间里,我的同事却一直在出版一线积累实践经验。科学家们往往对其他所有职业存在偏见,他们会认为自己做的事情很有难度,其他人的工作有什么难的呢,尤其是商业。(商业?那有什么难的?我做的事情可是在探索生命的奥秘!)然而,对于二者背景兼有的我而言,可以证明,这二者都非易事。一方面,我花费了很多年才像习惯实验室一样习惯了出版工作;另一方面,在出版专业知识以及经验上,到现在我还在追赶那些早早入行工作的同事们,毕竟当年他们开始工作的时候,我还在实验室里摆弄试管呢。
 
卡琳·沃尔夫:
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这是关于学术训练和专业经验之间的差异。尽管拥有某一学术领域的专业知识会让你拥有明显优势,但对行业的了解与相关经验的积累亦是如此。出版是一项繁复的工作,需要大量的行业训练。
 
从业于学术出版,关键是要了解所在学术领域的文化、学术组织、资助者以及主要出版物,学者们如何做科研,他们的工具、方法、途径、重点是什么,他们如何利用与评价其他学者的工作,如何协作,换句话说,他们在学术交流中的需求是什么。虽然这些也在变化,但是变得不会太快。
 
通过攻读学位学习某一领域的知识对此是有帮助的,但是长期在行业里摸爬滚打也很有助益。我见过很多人对学者如何做科研以及科研评价方面存在巨大甚至可以称之为灾难性的理解偏差。所以,那些在学术出版领域游刃有余的人,即使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也一定深谙其中之道。
 
安吉拉·科克伦:
在这个问题上,我想说作为一个英语专业的毕业生,我并不知道如何建造桥梁或者进行城市规划。但这并不妨碍我可以胜任35本同行评议技术期刊的管理工作。
 
我认为拥有高学历并不是成功从事学术出版工作所必不可少的。就像我并不需要自己成为一名工程师才可以管理工程类期刊,我们有成千上万的工程师为我们的期刊工作,担任编辑、审稿人、监督委员会成员等角色。如果我是一个工程师,我会花更多的时间研究内容,与编辑讨论技术问题。如果已经有专家很好地承担了这部分工作,作为编辑也就没必要非得研究得那么深了。
 
因此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能够组织和激励这些工程师志愿者将项目向前推进的人。据我所知,学术出版领域的很多人都不需要有很高学历,我想他们会认同我的观点。
 
回到原来的问题,明明有资质的人却因为学历问题而被适合的岗位拒之门外,这种事情在很多领域中频频发生。那些领域里的高层认为所有高级职位都应该由像他们一样的高学历人士来担任。但是事实上,很多非技术岗位完全不必要,过分要求学历反而是一种浪费。很多时候出版业需要的只是懂得如何管理和出版的专业人士,而非高学历人士。
 
大卫·史密斯:
 
只有很少量的工作是只有高学历的人才可以做的。因为能拿到高学历的人并不多,因此需要高学历才能胜任的工作实际上也并不多。高学历不是强制性的,所以你问我,想在出版业中成功一定要超高学历吗?我的答案当然是不。但高学历对职业发展有帮助吗?有。所以这个问题实际上并不是关于学历需求的问题,而是关于那些拥有高学历的人士为何选择从事出版行业的问题。当然,这是我个人非常主观的看法。我自己之所以不做科研而选择转行,是因为有一天我环顾四周时突然意识到,无论怎样我也得不了诺贝尔奖,看着周围同样得不了诺贝尔奖的人为了能够博士后毕业顶着超高压力艰难前行,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日子,不寒而栗。所以我开始思考除了科研我还可以做什么与之相关的工作,于是我选择了学术出版。
 
然后就爱上了这个领域。
 
个人经验而言,无论是否拥有高学历,与学者沟通交流已经成为出版工作的一部分,并且随着对行业领域的热爱,会对相关知识有一定程度的掌握。编辑都是通过与学术团队的沟通共同打造高质量期刊或者在所属领域里被奉为“行业圣经“的优质图书的。
 
我是从分子生物学这一学科领域开始进入出版行业,后来涉猎了危重病急救医学、农业、环境、气候、病虫害、可持续发展到现在的工程学。我很荣幸自己可以与这么多领域里的专家进行合作。
 
安·迈克尔:
出于好奇,我去翻看了一些出版人公开在社交网站上的职业简历。尽管并没有仔细读,但还是很快发现了两个高学历背景的出版人在行业里大显身手的例子(艾丽西亚·怀斯和艾米·布兰德)。我确定还有更多这样的例子。也有几位英语专业背景的人士从事科学出版,还有几位是硕士研究生学历(商业、计算机科学等),各式各样。
 
综上,个人在任何领域里的成功都有很多因素。学历背景只是其中一个变量,对领域的热情所在是另一个驱动因素,此外还有生活方式需要、文化适应性等等。仅仅把一个人的成功或失败归因于其教育背景,过于简单与片面。